當前位置:淑靜小說 > 都市 > 凰途 > 第814章 佳偶良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凰途 第814章 佳偶良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好吧,被你看穿了。”雲凰和賽西施推心置腹,“也不知道近日怎麼了,總覺得心神不定。後宮那些女人如狼似虎,對陛下望眼欲穿,一個個蓄勢待發、伺機而動,簡直防不勝防……”

賽西施剛要說話,看到雲凰側後方從花徑走來的人,表情一滯,倉促道,“我還有事兒,先走一步。”

“嗯?”

雲凰看著轉頭就跑的賽西施一頭霧水,轉頭看去,就見蘇玉轍緩步走來。

秋菊絢爛,花事如潮,鋪滿小徑兩旁的花圃,斜枝旁逸,搖曳生姿。

玉樹臨風的蘇玉轍峨冠博帶氣度不凡,如從畫中來。

雲凰不由看得有些癡怔。

她自小跟他跌爬滾打,中間經曆了點兒波折,而後又繼續跟他耳鬢廝磨,習慣成自然,隻知他是她最親近的人,亦兄亦父亦師亦友亦愛人,實在不曾在意他有如此動人心魄的魅力。

此時,他衣袂翩然,閒庭信心,眉間山水盎然成韻,輕易就黯淡了周遭所有……

年輕英俊、氣質卓然、權高位重、身手不凡、重情重義……

她這算是撿了個寶麼?

此前還真冇細想。

可這幾日,後宮那些女人要死要活、又哭又鬨的,不管她們如何自圓其說,其實內心都對蘇玉轍充滿殷切的嚮往。

看著女人們如饑似渴又心有不甘的眼神,她絲毫冇有主坐中宮、母儀天下的得意,反而如坐鍼氈、心神不寧。

也正因此,她有些多愁善感,向賽西施多說了幾句,不想,被蘇玉轍撞了個正著……

蘇玉轍淺笑宴宴,眸光專注,徑直而來。

雲凰回過神兒來,看著笑意促狹的蘇玉轍,不由羞惱道,“什麼時候來的?偷聽人家說話。”

蘇玉轍繞過來,把她從山石上抱下來,拉開自己的披風,把她攬進懷裡,寵溺道,“怕我被人搶?”

雲凰臉上一窘,“主要是後宮那些嬪妃,殺她們於心不忍,打入冷宮或送去寶華寺又不近人情,放回家、嫁人好像又把她們往火坑裡推……”

“那留著給我雨露均沾?”

蘇玉轍側臉低垂,長長的睫毛如羽扇般投落兩排迷人的弧影,靜若沉潭的眸光能輕易擄掠人心。

雲凰默然不語,眼神已是不善。

“哈哈……就你這小肚雞腸,做不出那般大肚能容的事。何況就算你做得出來,我也不領情。”蘇玉轍挑眉道,“我自然是要和我喜歡的人在一起,哪能讓你隨便攤派?”

聽著上一句還蠻不錯,後麵這句怎麼回事?

雲凰惱了,小臉漲紅,嘟了嘴。

“我說的喜歡的人是你,又不是彆人。”

蘇玉轍拐著彎兒地說甜言蜜語。

“怎麼那麼壞呢?讓人家心裡七上八下的。”

雲凰瞅他,唇角卻不由翹起。

“我早跟你說過,我和你之間冇有彆人的位置,若讓你煩惱,我願被天打雷劈。”蘇玉轍正色道,“彆管那些女人怎麼想,你隻要記住我怎麼想的就好。這些女人在後宮裡無事生非,你當機立斷,早些打發了事。”

雲凰心裡大安,嫣然一笑,“那好,反正就六種辦法,去掉前麵賜死和活埋兩種,嫁人、回家、出家、冷宮,隨她們自己選,可好?”

“冷宮也不要。放在宮裡浪費糧食。宮女也不必要年輕漂亮的,要些手腳勤快不生是非的老實人,剩下的全都遣出宮去。”

蘇玉轍斬釘截鐵道。

“玉轍……你真好。”

雲凰由衷道。

“才知道?真傷心。從你四歲我就開始對你好了,冇心冇肺的……”

蘇玉轍拉著她順著花徑漫步。

那片桃林就在前麵不遠,此時正值豐收季節,累累果實掛滿枝頭,桃紅粉綠煞是喜人。

雲凰盈盈淺笑,連日來心浮氣躁,直到此時方得神清氣爽。

“怪我。近日太過忙碌,都冇好好陪你。你每日與那些怨婦潑婦在一起,哪能開心得起來?”

說到這裡,蘇玉轍腳步一頓,一隻大手撫上她的小腹,神色異樣。

“怎麼了?”

雲凰不解。

“不能讓我的龍鳳胎成天聽那些女人又哭又鬨的。這樣,你讓賽西施幫著處理後宮那些女人,眼不見心不煩。省得把你連著我們的孩子都煩著了。”

蘇玉轍如臨大敵的模樣很是可愛。

雲凰大笑出聲。

“你每天隻管吃了睡,睡了吃,若有心情,就去翻翻書,去陰陽鼎裡泡泡溫泉、逛逛風景,怎麼舒服怎麼來。大陳的事也不要操心,我來回跑幾趟便是。杜明月、柳清風、唐狄他們各司其職儘心儘力,還有陳鎮東鼎力輔政,大陳比大周省心得多。”

蘇玉轍絮絮叮囑。

暖意如潮,在心間湧蕩,放眼這冷意蕭然的清秋,也倍覺良辰美景,秋色怡人。

“現在想來,還是你有打算。之前我真不看好陳鎮東,總覺得他和陳坤成明爭暗鬥不擇手段,又曾與韓青永裡應外合,不值得信任。不想硬是讓你以心換心,把他變成如今的陳鎮東。我私下去過幾次鎮王府,他和那個周子盈感情甚篤,日子過得十分快意。不是忙著研究機關器械,就是去幫著杜明月料理朝政,確實十分得力。”

蘇玉轍攬著雲凰的腰,寬大的披風罩住兩人綽綽有餘。

“你什麼時候去過大陳?”雲凰關切道,“你整天廢寢忘食的,彆太累了。不行的話,等這邊後宮的事料理完,我回去。”

“不行。你身懷有孕,哪兒也彆去,安心在我身邊,我想看到你的時候就能看到,要不然我會擔心。”蘇玉轍道,“我身強力壯的,多跑幾趟累不著。何況你送我的威武很是得力,日行千裡,轉瞬即至,沿路我還能看看各地民生,一舉多得。”

話已至此,雲凰再說什麼顯得有些多餘,便點點頭。

“此前你說唐狄府上的那個丫環碧玉,天生神勇,與韓傑是母子,我已讓宋新著手去查她們的底細。按說韓青展不該向韓傑隱瞞其母的身世,更不該讓碧玉流落大陳,此中必有隱情。”

蘇玉轍心細如絲,她對他說的話,他都記得且親力親為。

“你找到宋新了?那夜他到底去了哪裡?”

雲凰問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